大发888游戏网站

首页 > 正文

连载小说《上门女婿》(九)

www.lylwpqzx.com2019-08-26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秋艳妈听到秋艳房门响,以为她用扫地的方法,成功的教育了根生,根生这是起床干活了。

  有人帮她干活,她落得清闲,她给女儿找上门女婿,就是用来伺候她跟老头的。秋艳妈翻个身,闭上眼睛再眯一会。街门接着响了一声,秋艳妈心想,这根生,够机灵,知道把门口的街道也扫了,这要让街坊看见了,肯定夸她教子有方。她抬起手,摸摸自己的脸,又拍了拍,她没看错,根生给她长脸了。她跟自己说,没有儿子的日子,终于熬出头啦。

  谁知道,两声门响过后,再无动静。秋艳妈起了疑心,穿衣下床,屋外漆黑一片,她摸黑走到秋艳房门口,一推门,没推动,用手一摸,上了锁。

  秋艳妈一声尖叫,吓得秋艳爸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来,哆嗦着问,怎么啦?家里进贼啦?

  秋艳妈厉声说,没进外贼,倒是出了家贼。

  秋艳爸长出一口气,说,没进贼就好,有话咱屋里说去,这冷的天,都要冻僵了。

  秋艳妈看见老头没穿衣服,怕冻感冒了,就跟着回了屋。

  回到屋里,秋艳爸赶紧钻进被窝,他被冻得够呛,哆嗦着嘴唇说,你也坐在炕上,暖和一下。

  秋艳妈在地上跺着脚,不肯上炕,根生跟秋艳简直是反了天了!继而觉得不能把女儿也算进去,罪魁祸首是根生。秋艳妈对着老头子控诉着根生,这河南人一看就是个精猴子,把咱秋艳卖了,她还乐呵呵地帮人家数钱呢,秋艳哪有那个心眼偷跑,肯定是根生的主意。秋艳爸躺在被窝里,把脑袋扭成一个丁字,望着老婆,听由老婆发泄。

  秋艳爸搞明白了,原来是秋艳私自跟着根生进城了,他心里是赞成小两口在一起的。秋艳爸眨着眼睛,脑袋里琢磨着该怎样说服老婆消气。

  秋艳妈忽然一拍巴掌,说,你别睡了,量他俩也没走远,肯定在村口等公交车,你起来咱俩赶紧赶过去把秋艳揪回来。

  秋艳爸脖子扭得久了,支持不住,把脑袋拧回原位,跟老婆说,你说得对,根生脑子好使,肯定会想到咱们会到村口追,他才不会在村里等车,早就跑到别的村里等车去了。

  秋艳妈又跺一下脚,不依不饶地说,照你说,咱们就任由河南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拉尿?

  秋艳爸不认同老婆这样说女婿,反驳老婆说,不就是没经过你同意私自进城了吗,多大点事,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。

  秋艳妈听了,觉得老头思想有问题,她走前几步,对着老头的脸说,你别做好人,事虽小,可是这个理必须讲。进了咱家的门,必须听我的安排。秋艳妈唾沫星子溅了老头子一脸,老头子默默用手抹了。

  秋艳爸思量了一会,就从被窝里坐起身,把棉袄披在身上,说,没人把你不当回事,咱家依然是你说了算,可是,俩娃的现状是,开着修理铺,一个人是忙不开,再说了,秋艳参与进去,也可以掌握店里的财政状况。

  秋艳爸这句话说到了秋艳妈心坎上,她嘴上没说,心里还是佩服老头子在关键时刻脑袋瓜灵光。于是表态说,算了,人已经走了,就不追究了。

  等车的两个人看见根生和秋艳也加入进来,其中一个人对着秋艳仔细的瞅了瞅,根生怕是秋艳的熟人,认出他们,就拉着秋艳朝村里走去,秋艳疑惑地问,为什么不在车站等车,走这么远?

  怕碰见熟人,还是站远点好。根生小声说着,他们在一棵树的阴影里站定,脸朝着来车的方向,如果车来了,他们就会小跑过去,肯定误不了。

  又有一个人加入到等车的行列中,三个人忽然同时朝马路边走去,根生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,有两艘光射在马路上,根生知道,公交车要到了。

  早上进城的人很多,由于不是始发站,到这一站,座位都坐满了,根生跟秋艳只好坐在引擎盖上,他小声提醒秋艳低着头,别朝车厢看。秋艳不明白,问,为啥?

  猪脑袋!用脚都能想明白的事,还要问我。根生在心里鄙夷着秋艳。懒得回答她,只把自个的脑袋低下。秋艳这才反应过来,低脑袋是怕熟人看见。她没有低脑袋,心里不服气根生,碰见熟人没什么怕的,再说了,车厢里黑咕咙咚,谁能看清谁呀。

  两人上午九点多到了店里,根生先开了店门,然后在门口买了两碗河南胡辣汤,两块饼子,提回店里,没有桌子,跟秋艳就着店里的方凳子吃饭,正吃着,就有人来修车,根生就要放下正吃的饭去修车,那人是他的常客,笑着说,先吃饭,小心饭凉了。根生就继续吃饭,那人就用眼睛不停地朝秋艳身上瞄,秋艳穿着结婚礼时穿的那件大红织锦缎棉袄,很是扎眼,一看就是新娘子。

  那人终于忍不住,问根生,旁边的这位是新媳妇吧?

  根生问,你咋知道的?

  穿着这么喜庆的衣服,脸蛋上挂着羞涩的笑容,一看就是新娘子嘛!那人得意地说。

  根生虽然说不上多爱秋艳,既然结婚了,他心里还是喜悦的。听顾客这么说,他心下暗喜,赶紧把碗里剩下的几口饭拨拉到嘴里,站起来朝顾客走去。

  车子咋啦?根生问顾客。

  闸不灵了。顾客说着,把自行车后轮提起来,用脚使劲蹬一下脚蹬,使后轮快速转动起来,然后一捏闸,没反应。

  根生用舌头清扫一下嘴唇,把遗留在嘴唇边的饭粒子清扫干净,从屋里拿了修理车闸的工具,开始修理起来。

  秋艳不好意思抬头看顾客,低着头吃饭,她是第一次吃河南胡辣汤,根生买饭也没征求她的意见,看根生吃得很香,想着味道不错,也跟着吃了起来,没想到口感很不好,又辣又咸,粘粘糊糊的,一点都不爽口。陕西人早饭吃的是大米小米玉米稀饭,或者是麦子面拌汤,很清淡,很适合一大早吃,这种有味的饭中午才吃。她不好意思不吃,就用筷子在碗里捞呀捞,把里面的肉末和海带丝黄豆豆腐干挑着吃了,剩下的汤被她捞泄了,更是没有胃口再吃了。

  根生给顾客调好车闸,试了试,很管用,顾客问根生,韩师傅,多少钱?

  一块五,老价格。根生回答。

  顾客拿出钱,走到秋艳跟前,递给秋艳。秋艳看着钱,愣住了。

  老板娘,收钱呀!顾客说。

  有人叫她老板娘,秋艳的脸腾地红到脖子根,摆着手说,你给他吧,不是我收钱。顾客固执的把钱放在秋艳跟前的小凳子上,笑着说,你俩是两口子,谁收都一样嘛。我告诉你,男人是耙耙,女人是匣匣,你可要把匣匣捂紧了哦。

  秋艳脸更红了,拿起钱,跑到根生跟前,把钱交到根生手里,说,给你。

  根生对秋艳的表现很满意,他让秋艳来,是让秋艳帮他洗衣做饭的,财政大权绝对不能落入她手。

  送走顾客,秋艳收拾了碗筷,她也不知道该干些啥,就坐在凳子上看街景。

  根生说,这会没顾客,你照看着店门,我去土杂店买几样厨房用具,咱们今后做饭吃。

  秋艳巴不得能有活干,闲着很无聊,就点着头说,行!不过你要快点,来了顾客我不会招呼。

  就在前面不远,如果来了顾客,你就让等着,说我马上就回来了。根生交代几句,就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。

  根生刚走,就有一个中年妇女推着自行车走过来,问,师傅,能充气吗?

  第一次被人称师傅,秋艳没反应过来,以为叫别人呢,她前后左右看了看,除了自己,周围没别人。她结结巴巴回答,我不会充气,你要会充,我给你拿打气筒,你自己充好吗?

  中年妇女穿着挺括的呢子大衣,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,皱着眉头说,不会充气你开什么修理铺?我掏钱就是让你服务的,我要会充气,还找你干什么?

  秋艳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,这时,秋艳姑父从门口经过,替秋艳解了围。

  秋艳姑父打着哈哈说,给自行车充气这种事,本来就是男人的专利嘛,你俩都不会是正常的,来!我给你充,保证给你把轮胎充得饱饱的。

  秋艳姑父是想活跃一下气氛,才这样说的,中年妇女听了,不乐意了,说,我说师傅,看来你也是外行,自行车轮胎的气压充得太饱,骑在上边颠得慌,这是常识,懂不懂。

  秋艳姑父好脾气地说,您是行家,向您学习。他问明了是前轮胎缺气,就蹲下来给顾客的前轮胎充气,一边充,一边用两根指头捏一捏,感觉软硬差不多了,用唾沫糊了气门嘴,戴上气门帽。站起来。

  中年妇女说,顺手给后轮胎也充点气,你这人,咋那么教条呢。

  姑父就又给她后轮胎也充了气。

  一个轮胎两毛钱,两个轮胎四毛钱。姑夫对中年妇女说。

  什么?涨价啦?不是两个轮胎两毛钱吗?中年妇女不愿意。

  自己充气是一毛钱一个轮胎,我们充气是两毛钱一个轮胎。姑父对业务还挺熟。

  中年妇女觉得姑父不好惹,掏了钱,推着自行车走了。

  顾客一走,姑父问秋艳,根生呢?上厕所去啦?

  不是,到土杂店买厨房用具去了。秋艳说。

  姑父问,你来你妈同意吗?

  不同意,我跟根生是偷跑来的,还不知道我妈生了多大的气,我回家她会怎样收拾我呢。秋艳担忧地说。

  没事,我让你姑给你妈做做工作,成家了,就该跟女婿在一起嘛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根生风风火火回来了,前头车把头上挂着,后头行李架上夹着,满载而归。

  根生跳下车,叫了一声刘师傅。

  还叫师傅?该叫姑父,记住了?师傅笑着说。

  根生红了脸,低下头,小声说,记住了。

  不成,现在就叫。师傅故意不依不饶。

  姑父!根生只好叫了一声。

  哎!师傅答应着,这就对了,师傅加上姑父,亲上加亲,多好。

  秋艳赶紧把四毛钱交给根生,跟他汇报刚才给顾客充了两只轮胎气压,收了四毛钱。根生快速看一眼师傅,也没客气,拿过钱装在口袋里。师傅知道秋艳是老实人,他也不想参与两个孩子的家务事,就把眼睛拿开,免得尴尬。

  秋艳帮着根生从自行车行李架上往下卸餐具,根生说,笨死了,先卸车头上的,免得自行车重心不稳,倒掉了。秋艳就赶紧过来卸挂在头上的餐具。秋艳姑父听根生骂秋艳笨蛋,心里不爽,又不好说什么,就告辞了。

  

  千年老妖婆

  5.8

  2019.08.21 21:56

  字数 3575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秋艳妈听到秋艳房门响,以为她用扫地的方法,成功的教育了根生,根生这是起床干活了。

  有人帮她干活,她落得清闲,她给女儿找上门女婿,就是用来伺候她跟老头的。秋艳妈翻个身,闭上眼睛再眯一会。街门接着响了一声,秋艳妈心想,这根生,够机灵,知道把门口的街道也扫了,这要让街坊看见了,肯定夸她教子有方。她抬起手,摸摸自己的脸,又拍了拍,她没看错,根生给她长脸了。她跟自己说,没有儿子的日子,终于熬出头啦。

  谁知道,两声门响过后,再无动静。秋艳妈起了疑心,穿衣下床,屋外漆黑一片,她摸黑走到秋艳房门口,一推门,没推动,用手一摸,上了锁。

  秋艳妈一声尖叫,吓得秋艳爸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来,哆嗦着问,怎么啦?家里进贼啦?

  秋艳妈厉声说,没进外贼,倒是出了家贼。

  秋艳爸长出一口气,说,没进贼就好,有话咱屋里说去,这冷的天,都要冻僵了。

  秋艳妈看见老头没穿衣服,怕冻感冒了,就跟着回了屋。

  回到屋里,秋艳爸赶紧钻进被窝,他被冻得够呛,哆嗦着嘴唇说,你也坐在炕上,暖和一下。

  秋艳妈在地上跺着脚,不肯上炕,根生跟秋艳简直是反了天了!继而觉得不能把女儿也算进去,罪魁祸首是根生。秋艳妈对着老头子控诉着根生,这河南人一看就是个精猴子,把咱秋艳卖了,她还乐呵呵地帮人家数钱呢,秋艳哪有那个心眼偷跑,肯定是根生的主意。秋艳爸躺在被窝里,把脑袋扭成一个丁字,望着老婆,听由老婆发泄。

  秋艳爸搞明白了,原来是秋艳私自跟着根生进城了,他心里是赞成小两口在一起的。秋艳爸眨着眼睛,脑袋里琢磨着该怎样说服老婆消气。

  秋艳妈忽然一拍巴掌,说,你别睡了,量他俩也没走远,肯定在村口等公交车,你起来咱俩赶紧赶过去把秋艳揪回来。

  秋艳爸脖子扭得久了,支持不住,把脑袋拧回原位,跟老婆说,你说得对,根生脑子好使,肯定会想到咱们会到村口追,他才不会在村里等车,早就跑到别的村里等车去了。

  秋艳妈又跺一下脚,不依不饶地说,照你说,咱们就任由河南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拉尿?

  秋艳爸不认同老婆这样说女婿,反驳老婆说,不就是没经过你同意私自进城了吗,多大点事,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。

  秋艳妈听了,觉得老头思想有问题,她走前几步,对着老头的脸说,你别做好人,事虽小,可是这个理必须讲。进了咱家的门,必须听我的安排。秋艳妈唾沫星子溅了老头子一脸,老头子默默用手抹了。

  秋艳爸思量了一会,就从被窝里坐起身,把棉袄披在身上,说,没人把你不当回事,咱家依然是你说了算,可是,俩娃的现状是,开着修理铺,一个人是忙不开,再说了,秋艳参与进去,也可以掌握店里的财政状况。

  秋艳爸这句话说到了秋艳妈心坎上,她嘴上没说,心里还是佩服老头子在关键时刻脑袋瓜灵光。于是表态说,算了,人已经走了,就不追究了。

  等车的两个人看见根生和秋艳也加入进来,其中一个人对着秋艳仔细的瞅了瞅,根生怕是秋艳的熟人,认出他们,就拉着秋艳朝村里走去,秋艳疑惑地问,为什么不在车站等车,走这么远?

  怕碰见熟人,还是站远点好。根生小声说着,他们在一棵树的阴影里站定,脸朝着来车的方向,如果车来了,他们就会小跑过去,肯定误不了。

  又有一个人加入到等车的行列中,三个人忽然同时朝马路边走去,根生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,有两艘光射在马路上,根生知道,公交车要到了。

  早上进城的人很多,由于不是始发站,到这一站,座位都坐满了,根生跟秋艳只好坐在引擎盖上,他小声提醒秋艳低着头,别朝车厢看。秋艳不明白,问,为啥?

  猪脑袋!用脚都能想明白的事,还要问我。根生在心里鄙夷着秋艳。懒得回答她,只把自个的脑袋低下。秋艳这才反应过来,低脑袋是怕熟人看见。她没有低脑袋,心里不服气根生,碰见熟人没什么怕的,再说了,车厢里黑咕咙咚,谁能看清谁呀。

  两人上午九点多到了店里,根生先开了店门,然后在门口买了两碗河南胡辣汤,两块饼子,提回店里,没有桌子,跟秋艳就着店里的方凳子吃饭,正吃着,就有人来修车,根生就要放下正吃的饭去修车,那人是他的常客,笑着说,先吃饭,小心饭凉了。根生就继续吃饭,那人就用眼睛不停地朝秋艳身上瞄,秋艳穿着结婚礼时穿的那件大红织锦缎棉袄,很是扎眼,一看就是新娘子。

  那人终于忍不住,问根生,旁边的这位是新媳妇吧?

  根生问,你咋知道的?

  穿着这么喜庆的衣服,脸蛋上挂着羞涩的笑容,一看就是新娘子嘛!那人得意地说。

  根生虽然说不上多爱秋艳,既然结婚了,他心里还是喜悦的。听顾客这么说,他心下暗喜,赶紧把碗里剩下的几口饭拨拉到嘴里,站起来朝顾客走去。

  车子咋啦?根生问顾客。

  闸不灵了。顾客说着,把自行车后轮提起来,用脚使劲蹬一下脚蹬,使后轮快速转动起来,然后一捏闸,没反应。

  根生用舌头清扫一下嘴唇,把遗留在嘴唇边的饭粒子清扫干净,从屋里拿了修理车闸的工具,开始修理起来。

  秋艳不好意思抬头看顾客,低着头吃饭,她是第一次吃河南胡辣汤,根生买饭也没征求她的意见,看根生吃得很香,想着味道不错,也跟着吃了起来,没想到口感很不好,又辣又咸,粘粘糊糊的,一点都不爽口。陕西人早饭吃的是大米小米玉米稀饭,或者是麦子面拌汤,很清淡,很适合一大早吃,这种有味的饭中午才吃。她不好意思不吃,就用筷子在碗里捞呀捞,把里面的肉末和海带丝黄豆豆腐干挑着吃了,剩下的汤被她捞泄了,更是没有胃口再吃了。

  根生给顾客调好车闸,试了试,很管用,顾客问根生,韩师傅,多少钱?

  一块五,老价格。根生回答。

  顾客拿出钱,走到秋艳跟前,递给秋艳。秋艳看着钱,愣住了。

  老板娘,收钱呀!顾客说。

  有人叫她老板娘,秋艳的脸腾地红到脖子根,摆着手说,你给他吧,不是我收钱。顾客固执的把钱放在秋艳跟前的小凳子上,笑着说,你俩是两口子,谁收都一样嘛。我告诉你,男人是耙耙,女人是匣匣,你可要把匣匣捂紧了哦。

  秋艳脸更红了,拿起钱,跑到根生跟前,把钱交到根生手里,说,给你。

  根生对秋艳的表现很满意,他让秋艳来,是让秋艳帮他洗衣做饭的,财政大权绝对不能落入她手。

  送走顾客,秋艳收拾了碗筷,她也不知道该干些啥,就坐在凳子上看街景。

  根生说,这会没顾客,你照看着店门,我去土杂店买几样厨房用具,咱们今后做饭吃。

  秋艳巴不得能有活干,闲着很无聊,就点着头说,行!不过你要快点,来了顾客我不会招呼。

  就在前面不远,如果来了顾客,你就让等着,说我马上就回来了。根生交代几句,就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。

  根生刚走,就有一个中年妇女推着自行车走过来,问,师傅,能充气吗?

  第一次被人称师傅,秋艳没反应过来,以为叫别人呢,她前后左右看了看,除了自己,周围没别人。她结结巴巴回答,我不会充气,你要会充,我给你拿打气筒,你自己充好吗?

  中年妇女穿着挺括的呢子大衣,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,皱着眉头说,不会充气你开什么修理铺?我掏钱就是让你服务的,我要会充气,还找你干什么?

  秋艳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,这时,秋艳姑父从门口经过,替秋艳解了围。

  秋艳姑父打着哈哈说,给自行车充气这种事,本来就是男人的专利嘛,你俩都不会是正常的,来!我给你充,保证给你把轮胎充得饱饱的。

  秋艳姑父是想活跃一下气氛,才这样说的,中年妇女听了,不乐意了,说,我说师傅,看来你也是外行,自行车轮胎的气压充得太饱,骑在上边颠得慌,这是常识,懂不懂。

  秋艳姑父好脾气地说,您是行家,向您学习。他问明了是前轮胎缺气,就蹲下来给顾客的前轮胎充气,一边充,一边用两根指头捏一捏,感觉软硬差不多了,用唾沫糊了气门嘴,戴上气门帽。站起来。

  中年妇女说,顺手给后轮胎也充点气,你这人,咋那么教条呢。

  姑父就又给她后轮胎也充了气。

  一个轮胎两毛钱,两个轮胎四毛钱。姑夫对中年妇女说。

  什么?涨价啦?不是两个轮胎两毛钱吗?中年妇女不愿意。

  自己充气是一毛钱一个轮胎,我们充气是两毛钱一个轮胎。姑父对业务还挺熟。

  中年妇女觉得姑父不好惹,掏了钱,推着自行车走了。

  顾客一走,姑父问秋艳,根生呢?上厕所去啦?

  不是,到土杂店买厨房用具去了。秋艳说。

  姑父问,你来你妈同意吗?

  不同意,我跟根生是偷跑来的,还不知道我妈生了多大的气,我回家她会怎样收拾我呢。秋艳担忧地说。

  没事,我让你姑给你妈做做工作,成家了,就该跟女婿在一起嘛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根生风风火火回来了,前头车把头上挂着,后头行李架上夹着,满载而归。

  根生跳下车,叫了一声刘师傅。

  还叫师傅?该叫姑父,记住了?师傅笑着说。

  根生红了脸,低下头,小声说,记住了。

  不成,现在就叫。师傅故意不依不饶。

  姑父!根生只好叫了一声。

  哎!师傅答应着,这就对了,师傅加上姑父,亲上加亲,多好。

  秋艳赶紧把四毛钱交给根生,跟他汇报刚才给顾客充了两只轮胎气压,收了四毛钱。根生快速看一眼师傅,也没客气,拿过钱装在口袋里。师傅知道秋艳是老实人,他也不想参与两个孩子的家务事,就把眼睛拿开,免得尴尬。

  秋艳帮着根生从自行车行李架上往下卸餐具,根生说,笨死了,先卸车头上的,免得自行车重心不稳,倒掉了。秋艳就赶紧过来卸挂在头上的餐具。秋艳姑父听根生骂秋艳笨蛋,心里不爽,又不好说什么,就告辞了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秋艳妈听到秋艳房门响,以为她用扫地的方法,成功的教育了根生,根生这是起床干活了。

  有人帮她干活,她落得清闲,她给女儿找上门女婿,就是用来伺候她跟老头的。秋艳妈翻个身,闭上眼睛再眯一会。街门接着响了一声,秋艳妈心想,这根生,够机灵,知道把门口的街道也扫了,这要让街坊看见了,肯定夸她教子有方。她抬起手,摸摸自己的脸,又拍了拍,她没看错,根生给她长脸了。她跟自己说,没有儿子的日子,终于熬出头啦。

  谁知道,两声门响过后,再无动静。秋艳妈起了疑心,穿衣下床,屋外漆黑一片,她摸黑走到秋艳房门口,一推门,没推动,用手一摸,上了锁。

  秋艳妈一声尖叫,吓得秋艳爸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来,哆嗦着问,怎么啦?家里进贼啦?

  秋艳妈厉声说,没进外贼,倒是出了家贼。

  秋艳爸长出一口气,说,没进贼就好,有话咱屋里说去,这冷的天,都要冻僵了。

  秋艳妈看见老头没穿衣服,怕冻感冒了,就跟着回了屋。

  回到屋里,秋艳爸赶紧钻进被窝,他被冻得够呛,哆嗦着嘴唇说,你也坐在炕上,暖和一下。

  秋艳妈在地上跺着脚,不肯上炕,根生跟秋艳简直是反了天了!继而觉得不能把女儿也算进去,罪魁祸首是根生。秋艳妈对着老头子控诉着根生,这河南人一看就是个精猴子,把咱秋艳卖了,她还乐呵呵地帮人家数钱呢,秋艳哪有那个心眼偷跑,肯定是根生的主意。秋艳爸躺在被窝里,把脑袋扭成一个丁字,望着老婆,听由老婆发泄。

  秋艳爸搞明白了,原来是秋艳私自跟着根生进城了,他心里是赞成小两口在一起的。秋艳爸眨着眼睛,脑袋里琢磨着该怎样说服老婆消气。

  秋艳妈忽然一拍巴掌,说,你别睡了,量他俩也没走远,肯定在村口等公交车,你起来咱俩赶紧赶过去把秋艳揪回来。

  秋艳爸脖子扭得久了,支持不住,把脑袋拧回原位,跟老婆说,你说得对,根生脑子好使,肯定会想到咱们会到村口追,他才不会在村里等车,早就跑到别的村里等车去了。

  秋艳妈又跺一下脚,不依不饶地说,照你说,咱们就任由河南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拉尿?

  秋艳爸不认同老婆这样说女婿,反驳老婆说,不就是没经过你同意私自进城了吗,多大点事,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。

  秋艳妈听了,觉得老头思想有问题,她走前几步,对着老头的脸说,你别做好人,事虽小,可是这个理必须讲。进了咱家的门,必须听我的安排。秋艳妈唾沫星子溅了老头子一脸,老头子默默用手抹了。

  秋艳爸思量了一会,就从被窝里坐起身,把棉袄披在身上,说,没人把你不当回事,咱家依然是你说了算,可是,俩娃的现状是,开着修理铺,一个人是忙不开,再说了,秋艳参与进去,也可以掌握店里的财政状况。

  秋艳爸这句话说到了秋艳妈心坎上,她嘴上没说,心里还是佩服老头子在关键时刻脑袋瓜灵光。于是表态说,算了,人已经走了,就不追究了。

  等车的两个人看见根生和秋艳也加入进来,其中一个人对着秋艳仔细的瞅了瞅,根生怕是秋艳的熟人,认出他们,就拉着秋艳朝村里走去,秋艳疑惑地问,为什么不在车站等车,走这么远?

  怕碰见熟人,还是站远点好。根生小声说着,他们在一棵树的阴影里站定,脸朝着来车的方向,如果车来了,他们就会小跑过去,肯定误不了。

  又有一个人加入到等车的行列中,三个人忽然同时朝马路边走去,根生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,有两艘光射在马路上,根生知道,公交车要到了。

  早上进城的人很多,由于不是始发站,到这一站,座位都坐满了,根生跟秋艳只好坐在引擎盖上,他小声提醒秋艳低着头,别朝车厢看。秋艳不明白,问,为啥?

  猪脑袋!用脚都能想明白的事,还要问我。根生在心里鄙夷着秋艳。懒得回答她,只把自个的脑袋低下。秋艳这才反应过来,低脑袋是怕熟人看见。她没有低脑袋,心里不服气根生,碰见熟人没什么怕的,再说了,车厢里黑咕咙咚,谁能看清谁呀。

  两人上午九点多到了店里,根生先开了店门,然后在门口买了两碗河南胡辣汤,两块饼子,提回店里,没有桌子,跟秋艳就着店里的方凳子吃饭,正吃着,就有人来修车,根生就要放下正吃的饭去修车,那人是他的常客,笑着说,先吃饭,小心饭凉了。根生就继续吃饭,那人就用眼睛不停地朝秋艳身上瞄,秋艳穿着结婚礼时穿的那件大红织锦缎棉袄,很是扎眼,一看就是新娘子。

  那人终于忍不住,问根生,旁边的这位是新媳妇吧?

  根生问,你咋知道的?

  穿着这么喜庆的衣服,脸蛋上挂着羞涩的笑容,一看就是新娘子嘛!那人得意地说。

  根生虽然说不上多爱秋艳,既然结婚了,他心里还是喜悦的。听顾客这么说,他心下暗喜,赶紧把碗里剩下的几口饭拨拉到嘴里,站起来朝顾客走去。

  车子咋啦?根生问顾客。

  闸不灵了。顾客说着,把自行车后轮提起来,用脚使劲蹬一下脚蹬,使后轮快速转动起来,然后一捏闸,没反应。

  根生用舌头清扫一下嘴唇,把遗留在嘴唇边的饭粒子清扫干净,从屋里拿了修理车闸的工具,开始修理起来。

  秋艳不好意思抬头看顾客,低着头吃饭,她是第一次吃河南胡辣汤,根生买饭也没征求她的意见,看根生吃得很香,想着味道不错,也跟着吃了起来,没想到口感很不好,又辣又咸,粘粘糊糊的,一点都不爽口。陕西人早饭吃的是大米小米玉米稀饭,或者是麦子面拌汤,很清淡,很适合一大早吃,这种有味的饭中午才吃。她不好意思不吃,就用筷子在碗里捞呀捞,把里面的肉末和海带丝黄豆豆腐干挑着吃了,剩下的汤被她捞泄了,更是没有胃口再吃了。

  根生给顾客调好车闸,试了试,很管用,顾客问根生,韩师傅,多少钱?

  一块五,老价格。根生回答。

  顾客拿出钱,走到秋艳跟前,递给秋艳。秋艳看着钱,愣住了。

  老板娘,收钱呀!顾客说。

  有人叫她老板娘,秋艳的脸腾地红到脖子根,摆着手说,你给他吧,不是我收钱。顾客固执的把钱放在秋艳跟前的小凳子上,笑着说,你俩是两口子,谁收都一样嘛。我告诉你,男人是耙耙,女人是匣匣,你可要把匣匣捂紧了哦。

  秋艳脸更红了,拿起钱,跑到根生跟前,把钱交到根生手里,说,给你。

  根生对秋艳的表现很满意,他让秋艳来,是让秋艳帮他洗衣做饭的,财政大权绝对不能落入她手。

  送走顾客,秋艳收拾了碗筷,她也不知道该干些啥,就坐在凳子上看街景。

  根生说,这会没顾客,你照看着店门,我去土杂店买几样厨房用具,咱们今后做饭吃。

  秋艳巴不得能有活干,闲着很无聊,就点着头说,行!不过你要快点,来了顾客我不会招呼。

  就在前面不远,如果来了顾客,你就让等着,说我马上就回来了。根生交代几句,就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。

  根生刚走,就有一个中年妇女推着自行车走过来,问,师傅,能充气吗?

  第一次被人称师傅,秋艳没反应过来,以为叫别人呢,她前后左右看了看,除了自己,周围没别人。她结结巴巴回答,我不会充气,你要会充,我给你拿打气筒,你自己充好吗?

  中年妇女穿着挺括的呢子大衣,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,皱着眉头说,不会充气你开什么修理铺?我掏钱就是让你服务的,我要会充气,还找你干什么?

  秋艳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,这时,秋艳姑父从门口经过,替秋艳解了围。

  秋艳姑父打着哈哈说,给自行车充气这种事,本来就是男人的专利嘛,你俩都不会是正常的,来!我给你充,保证给你把轮胎充得饱饱的。

  秋艳姑父是想活跃一下气氛,才这样说的,中年妇女听了,不乐意了,说,我说师傅,看来你也是外行,自行车轮胎的气压充得太饱,骑在上边颠得慌,这是常识,懂不懂。

  秋艳姑父好脾气地说,您是行家,向您学习。他问明了是前轮胎缺气,就蹲下来给顾客的前轮胎充气,一边充,一边用两根指头捏一捏,感觉软硬差不多了,用唾沫糊了气门嘴,戴上气门帽。站起来。

  中年妇女说,顺手给后轮胎也充点气,你这人,咋那么教条呢。

  姑父就又给她后轮胎也充了气。

  一个轮胎两毛钱,两个轮胎四毛钱。姑夫对中年妇女说。

  什么?涨价啦?不是两个轮胎两毛钱吗?中年妇女不愿意。

  自己充气是一毛钱一个轮胎,我们充气是两毛钱一个轮胎。姑父对业务还挺熟。

  中年妇女觉得姑父不好惹,掏了钱,推着自行车走了。

  顾客一走,姑父问秋艳,根生呢?上厕所去啦?

  不是,到土杂店买厨房用具去了。秋艳说。

  姑父问,你来你妈同意吗?

  不同意,我跟根生是偷跑来的,还不知道我妈生了多大的气,我回家她会怎样收拾我呢。秋艳担忧地说。

  没事,我让你姑给你妈做做工作,成家了,就该跟女婿在一起嘛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根生风风火火回来了,前头车把头上挂着,后头行李架上夹着,满载而归。

  根生跳下车,叫了一声刘师傅。

  还叫师傅?该叫姑父,记住了?师傅笑着说。

  根生红了脸,低下头,小声说,记住了。

  不成,现在就叫。师傅故意不依不饶。

  姑父!根生只好叫了一声。

  哎!师傅答应着,这就对了,师傅加上姑父,亲上加亲,多好。

  秋艳赶紧把四毛钱交给根生,跟他汇报刚才给顾客充了两只轮胎气压,收了四毛钱。根生快速看一眼师傅,也没客气,拿过钱装在口袋里。师傅知道秋艳是老实人,他也不想参与两个孩子的家务事,就把眼睛拿开,免得尴尬。

  秋艳帮着根生从自行车行李架上往下卸餐具,根生说,笨死了,先卸车头上的,免得自行车重心不稳,倒掉了。秋艳就赶紧过来卸挂在头上的餐具。秋艳姑父听根生骂秋艳笨蛋,心里不爽,又不好说什么,就告辞了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