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游戏网站

首页 > 正文

寻觅——逛偃师老城(中)

www.lylwpqzx.com2019-08-26

  2019 开水文化

  一座老城必有一座城隍庙庇护,偃师老城的城隍庙位于十字街口,由于各种原因原建筑已不复存在,现有一进院落为近年复建。

  

  院内有东西偏殿、钟鼓楼、大殿等建筑,可能出于优化占地面积的考虑,钟鼓楼建在了大殿与偏殿之间,没有遵从传统布局。

  

  大殿前立有两通古碑,一通光绪元年(1875年)的功德碑,另一通字迹不清难以辨认。

  功德碑的主题是:感谢邑候批准木料涨价。记叙的大意是偃师城邑以前有规定,凡修理公共场所的木料价格有限制,但现在市面木料紧缺并且价格高,城邑内众木厂屡次赔钱,实在难以继续承受,特向邑候凤岩双申请木料涨涨价,并列出了檩、椽、木方等木料的新价格。

  立此碑一方面是对邑候批准涨价的感恩戴德,另外也可能怕邑候口说无凭事后反悔,特意留下书面证据。

  通过这块碑的记事,可以看出当年城邑的公共事业经费多年未涨,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大清国力的衰退。

  

  东偏殿廊下摆放了四个体积不小的柱础,外观比较朴实,没有装饰性的纹路,和厢房的柱础大小相较,应是以前其他大型建筑的遗迹。

  

  从古建筑方面看,仅剩的几通古碑、数个柱础等少量历史遗迹,难以在古建筑等级上得到认可,但在老城人眼中城隍庙是否会被评定为哪级文物古迹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里已成为老城人生活的一部分,天天路过却熟视无睹,那不是忘了这里,而是已经深深地种在心里、刻在脑海。

  十字街向南,老城的南关相对僻静一些,一条正在修建的大路东西贯穿而过,路边的一处工地上额外插着几杆彩旗迎风招展,这里是寿圣寺的旧址。

  

  寿圣寺也称寿圣禅院、南大寺,历史久远,初建年代可推至南北朝。寿圣寺的建筑部分主要毁于1927年(民国26年)和1982年的两次特大洪水,后有重建,现又恰逢市政工程,需向南搬迁重建。

  在原址向南数十米的空地上,新建的大殿已初具规模,为水泥仿古式建筑,虽没有木制建筑的传统韵味,但对于民间修建工程已属精品。

  

  

  和寺院的义工大婶聊聊天,这里没剩一点古迹了?大婶一脸的惆怅,语调缓重,有一块清代的功德碑留着,前几天修路挖出来一个小碑的碑帽,是以前被洪水淤在地下的,碑身还没有找到。

  最可惜的是前些年有人在旧址前挖鱼塘,将一座宽五尺的大碑连同碑帽、碑座埋入地下不知踪迹,本想借这次修路挖地基时找一找,可惜还是没有找到,也可能就此永远的沉睡在地下了。

  

  我接话说,大碑也不一定就在路基下面,也可能就在旁边的空地下,等这儿再建房子的时候就挖出来了,到时就立在大殿前,好好保护。

  

  大婶略带伤感的思绪我不敢再接话了,她可能没有从保护文物古迹的角度来看待埋在地下的石碑,只是觉得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找不到了怪可惜,可她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在寻找传统文化资源,确实是在保护文物古迹。

  起身告辞,问大婶附近还有什么寺庙吗?大婶指着南边,南关那还有火神庙,在路边,就是不知道开没开。我说这不就是南关吗?大婶给我解释这是南街,火神庙那儿是南关。

  感谢大婶帮我理清了老城的地理信息,顺着南街再向南没多远,路边有一个小院,火神庙到了。按理这是南关的位置应该也有城墙,可惜放眼看去没发现一丝遗迹。

  

  火神庙仅存一间大殿和两通古碑,大殿为近些年重新修建,比较简陋,与前些年的普通民居无异。

  

  西侧的立着的古碑体量较大,总高三米有余,属偃师界内野外存放的较大碑刻之一,碑文为:康熙二十六年(1687年)重建火神庙碑记。

  重建火神庙不是重修,可见当时火神庙已经严重损毁才称为重建,从碑上落款有偃师正堂和知事两位主政一方的官员联合署名,可以看出这在当时也算是城内的一件大事。

  

  碑身背后刻有功德主名单,碑帽背后刻有“永垂不朽”四个字,“永垂不朽”这个词汇在山西明清时期的功德碑中经常出现,但在洛阳地区碑刻中不常见。

  现在词语中“永垂不朽”用来歌颂已故人物的精神和事迹永远流传,而通过这些功德碑来看这个词语以前不是特指已故人物,而是夸奖有功劳的人,为他们立碑歌功颂德。

  

  另一块古碑立于大清同治年间,属于普通的功德碑,普通的和这座火神庙一样,毫不起眼,极易消亡。

  

  从十字街中心的城隍庙到南街的南大寺,再到南关的火神庙,这类规格的古迹全国举不胜举,主要建筑已无古迹,仅剩一些残碑乱石,按文物级别可能最多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可对于一座曾经的城池来讲,把这些零星的古迹串联起来就是珍贵的历史文化承载体,而且有地方的独特性,不可复制,也不可再生,而今天的寻觅就是为了记下这些零星的片段。

  一座老城必有一座城隍庙庇护,偃师老城的城隍庙位于十字街口,由于各种原因原建筑已不复存在,现有一进院落为近年复建。

  

  院内有东西偏殿、钟鼓楼、大殿等建筑,可能出于优化占地面积的考虑,钟鼓楼建在了大殿与偏殿之间,没有遵从传统布局。

  

  大殿前立有两通古碑,一通光绪元年(1875年)的功德碑,另一通字迹不清难以辨认。

  功德碑的主题是:感谢邑候批准木料涨价。记叙的大意是偃师城邑以前有规定,凡修理公共场所的木料价格有限制,但现在市面木料紧缺并且价格高,城邑内众木厂屡次赔钱,实在难以继续承受,特向邑候凤岩双申请木料涨涨价,并列出了檩、椽、木方等木料的新价格。

  立此碑一方面是对邑候批准涨价的感恩戴德,另外也可能怕邑候口说无凭事后反悔,特意留下书面证据。

  通过这块碑的记事,可以看出当年城邑的公共事业经费多年未涨,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大清国力的衰退。

  

  东偏殿廊下摆放了四个体积不小的柱础,外观比较朴实,没有装饰性的纹路,和厢房的柱础大小相较,应是以前其他大型建筑的遗迹。

  

  从古建筑方面看,仅剩的几通古碑、数个柱础等少量历史遗迹,难以在古建筑等级上得到认可,但在老城人眼中城隍庙是否会被评定为哪级文物古迹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里已成为老城人生活的一部分,天天路过却熟视无睹,那不是忘了这里,而是已经深深地种在心里、刻在脑海。

  十字街向南,老城的南关相对僻静一些,一条正在修建的大路东西贯穿而过,路边的一处工地上额外插着几杆彩旗迎风招展,这里是寿圣寺的旧址。

  

  寿圣寺也称寿圣禅院、南大寺,历史久远,初建年代可推至南北朝。寿圣寺的建筑部分主要毁于1927年(民国26年)和1982年的两次特大洪水,后有重建,现又恰逢市政工程,需向南搬迁重建。

  在原址向南数十米的空地上,新建的大殿已初具规模,为水泥仿古式建筑,虽没有木制建筑的传统韵味,但对于民间修建工程已属精品。

  

  

  和寺院的义工大婶聊聊天,这里没剩一点古迹了?大婶一脸的惆怅,语调缓重,有一块清代的功德碑留着,前几天修路挖出来一个小碑的碑帽,是以前被洪水淤在地下的,碑身还没有找到。

  最可惜的是前些年有人在旧址前挖鱼塘,将一座宽五尺的大碑连同碑帽、碑座埋入地下不知踪迹,本想借这次修路挖地基时找一找,可惜还是没有找到,也可能就此永远的沉睡在地下了。

  

  我接话说,大碑也不一定就在路基下面,也可能就在旁边的空地下,等这儿再建房子的时候就挖出来了,到时就立在大殿前,好好保护。

  

  大婶略带伤感的思绪我不敢再接话了,她可能没有从保护文物古迹的角度来看待埋在地下的石碑,只是觉得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找不到了怪可惜,可她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在寻找传统文化资源,确实是在保护文物古迹。

  起身告辞,问大婶附近还有什么寺庙吗?大婶指着南边,南关那还有火神庙,在路边,就是不知道开没开。我说这不就是南关吗?大婶给我解释这是南街,火神庙那儿是南关。

  感谢大婶帮我理清了老城的地理信息,顺着南街再向南没多远,路边有一个小院,火神庙到了。按理这是南关的位置应该也有城墙,可惜放眼看去没发现一丝遗迹。

  

  火神庙仅存一间大殿和两通古碑,大殿为近些年重新修建,比较简陋,与前些年的普通民居无异。

  

  西侧的立着的古碑体量较大,总高三米有余,属偃师界内野外存放的较大碑刻之一,碑文为:康熙二十六年(1687年)重建火神庙碑记。

  重建火神庙不是重修,可见当时火神庙已经严重损毁才称为重建,从碑上落款有偃师正堂和知事两位主政一方的官员联合署名,可以看出这在当时也算是城内的一件大事。

  

  碑身背后刻有功德主名单,碑帽背后刻有“永垂不朽”四个字,“永垂不朽”这个词汇在山西明清时期的功德碑中经常出现,但在洛阳地区碑刻中不常见。

  现在词语中“永垂不朽”用来歌颂已故人物的精神和事迹永远流传,而通过这些功德碑来看这个词语以前不是特指已故人物,而是夸奖有功劳的人,为他们立碑歌功颂德。

  

  另一块古碑立于大清同治年间,属于普通的功德碑,普通的和这座火神庙一样,毫不起眼,极易消亡。

  

  从十字街中心的城隍庙到南街的南大寺,再到南关的火神庙,这类规格的古迹全国举不胜举,主要建筑已无古迹,仅剩一些残碑乱石,按文物级别可能最多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可对于一座曾经的城池来讲,把这些零星的古迹串联起来就是珍贵的历史文化承载体,而且有地方的独特性,不可复制,也不可再生,而今天的寻觅就是为了记下这些零星的片段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