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游戏网站

首页 > 正文

锦瑟思华年(连载15)

www.lylwpqzx.com2019-08-08
?

  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,唐锦瑟看着前面的湖水,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
  “我不是要可怜你,你知道我的,又何必这么说!”杨华年脱下了身上的西装,试探性的披到她的身上,见她没有反感,才放心的松了手。

  唐锦瑟内心的自卑感已经难以再让她接受任何的事实,她看过了太多的现实,自己在大学时候每次做兼职,那些和父亲差不多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过小女孩,唐锦瑟虽然只想要钱,可如果想通过自己来作为交易的筹码,还不如找杨华年,她之所以不这么做,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瞧不起自己。

  唐锦瑟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“叔叔阿姨,他们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嗯,”手不自觉的替她擦起了脸上的眼泪,“饿不饿,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唐锦瑟倒是没有反感,反而低头含笑,想了想自己现在这个阶段,还那敢在这么晚去吃东西啊,不过细细想来他不是也没吃饭,“你饿了吗?不然,我给你做寿司吃?”

  一切都恍如昨日,杨华年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,动容的看着她的双眼,“这句话,好久没有听到了。”

  杨华年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,他放肆的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儿,说话时连声音都轻了几度,“还是下次吧,今天,太晚了。”

  唐锦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这个怀抱曾经也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,想到这儿她的心跳不断加快,本想让他先放开自己,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,“那你,什么时候走?”

  这倒像是自己舍不得他离开一样,唐锦瑟越想越觉得别扭,好在这个时候,杨华年开窍松开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你舍不得我吗?那为什么这么多年,都不愿意见我?”

  “其实我现在也不想见你,但是我怕我再不和你见一面,你就不给我打钱了。”唐锦瑟一直盯着他的表情看,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盯着猎物。

  杨华年慌了神,不是因为她说的话,而单纯是因为这个眼神,他转过头去不再看她,“我看你是想说,别再给我打钱了吧!我不想要你这两个臭钱之类的?嗯?”

  唐锦瑟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,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,连杨华年自己也笑了,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“讨厌,”唐锦瑟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“说真的,别再给我打钱了,你知道的,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太复杂。”

  “我们什么关系?”杨华年沉溺在她的她的眼睛,像是一个等待发糖的孩子,满脸的期待。

  对啊,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  杨华年不假思索,“男女朋友。”

  唐锦瑟的眼神闪躲,“我们已经分手了!”

  “什么时候?我们什么时候说过分手?”杨华年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太冲动了!好不容易才见一面,杨华年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

  “难道你觉得我们这么多年是在干什么?吵架吗?还是冷战?”唐锦瑟觉得诧异,她已经顾不上肩膀上的衣服掉不掉了。

  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杨华年已经怂了,但还是撑着面子,将衣服从新披到她的身上,腹诽,别生气,我错了,别生气!

  “当初我们会在一起,也不过是头脑一热罢了,”这句话一出,杨华年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可唐锦瑟还在继续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有些情感我们可能是分不清,不过这些年我都想明白了,我希望你也能想明白。”

  衣服还在她的身上,杨华年的身上却是渐渐的发凉,刚刚还不觉得,这一会连手都凉了,“想明白?那麻烦你告诉我,我需要想明白什么呢?”

  强硬的话语砸在身上,一字一句都透着心寒。

  唐锦瑟含着泪看他,却是一言不发。

  “行了,太晚了,送你回去。”杨华年害怕两人关系变得更糟糕,怕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来。

  杨华年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前面是一个大的落地窗,下面的霓虹灯闪烁,车水马龙,他疲惫的按着太阳穴,连鞋都没有脱,能让这个男人这么挫败的,这辈子也只有唐锦瑟了。

  唐锦瑟回到寝室后客厅里只有安冉一个人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她一屁股砸在了沙发上,几个女生的屋子,东西堆得乱七八糟,现在谁还有心情收拾这些,好在节目组不会再来拍那些生活录像什么的了。

  安冉顺着沙发爬了过去,“等你啊,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扯着她身上的衣服,“男人的衣服!老实交代!快快快!”

  “什么啊!我朋友,一块长大的,你就乱想了!”一激动把这件衣服就给忘了,怎么给穿回来了,还有机会还给他吗,算了,他应该也不差这一件衣服。

  “哦,我知道,你和我说过的嘛,青梅竹马!念念不忘的嘛!”

  唐锦瑟好笑,念念不忘?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是,那还有资格对他有想法,就算是勉强在一起了,时间长了,会有很多问题的。”

  安冉嗤之以鼻,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及时行乐啊,怎么样?帅不帅?”

  “哎呀,我不想说这些了!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!”两个人抱在一起,今天实在是太累了,过了后半夜,连睡觉都睡不着了。

  冷不丁的一句,“我想凯哥了。”

  唐锦瑟动了动,韩凯吗?倒是很长时间的没有见过了,想当初自己会进娱乐圈还全是因为他呢。

  安冉轻叹,“可是他一个人太忙了,我不想去打扰他。”

  还不想打扰,肉麻,唐锦瑟灵机一动,“你想啊,咱们公司长得漂亮的那么多,韩总又帅又多金,那你就不怕他被别的小姑娘给勾引走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怎么就不可能了,唐锦瑟放开了她,“那你跟我说说怎么就不可能了?”

  “其实,与其说是不可能,倒不如说,我相信他不会。”

  唐锦瑟抖了抖身子,听的一身鸡皮疙瘩,“肉麻,我可回去睡觉了,长夜漫漫,你自己慢慢相思吧。”

  嘴上说是不想去打扰他,不想让他分心,可安冉还是一脸花痴的给他发着消息,唐锦瑟笑她没出息,而自己也没出息的发了一条。

  衣服,什么时候还给你?

  过了许久,唐锦瑟躺在床上都快要睡着了才收到他的消息,而她又怎么会知道这条消息被反复的删除输入,才发出去的。

  不用了。

  唐锦瑟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字,什么意思?不用了是什么意思?

  她放下手机不打算回复,可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,于是连夜跑到了安冉的床上,一起出谋划策。

  锦瑟思华年

  96

  八月初九1998

 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

  0.2

  2019.08.02 18:10

  字数 2268

  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,唐锦瑟看着前面的湖水,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
  “我不是要可怜你,你知道我的,又何必这么说!”杨华年脱下了身上的西装,试探性的披到她的身上,见她没有反感,才放心的松了手。

  唐锦瑟内心的自卑感已经难以再让她接受任何的事实,她看过了太多的现实,自己在大学时候每次做兼职,那些和父亲差不多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过小女孩,唐锦瑟虽然只想要钱,可如果想通过自己来作为交易的筹码,还不如找杨华年,她之所以不这么做,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瞧不起自己。

  唐锦瑟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“叔叔阿姨,他们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嗯,”手不自觉的替她擦起了脸上的眼泪,“饿不饿,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唐锦瑟倒是没有反感,反而低头含笑,想了想自己现在这个阶段,还那敢在这么晚去吃东西啊,不过细细想来他不是也没吃饭,“你饿了吗?不然,我给你做寿司吃?”

  一切都恍如昨日,杨华年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,动容的看着她的双眼,“这句话,好久没有听到了。”

  杨华年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,他放肆的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儿,说话时连声音都轻了几度,“还是下次吧,今天,太晚了。”

  唐锦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这个怀抱曾经也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,想到这儿她的心跳不断加快,本想让他先放开自己,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,“那你,什么时候走?”

  这倒像是自己舍不得他离开一样,唐锦瑟越想越觉得别扭,好在这个时候,杨华年开窍松开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你舍不得我吗?那为什么这么多年,都不愿意见我?”

  “其实我现在也不想见你,但是我怕我再不和你见一面,你就不给我打钱了。”唐锦瑟一直盯着他的表情看,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盯着猎物。

  杨华年慌了神,不是因为她说的话,而单纯是因为这个眼神,他转过头去不再看她,“我看你是想说,别再给我打钱了吧!我不想要你这两个臭钱之类的?嗯?”

  唐锦瑟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,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,连杨华年自己也笑了,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“讨厌,”唐锦瑟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“说真的,别再给我打钱了,你知道的,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太复杂。”

  “我们什么关系?”杨华年沉溺在她的她的眼睛,像是一个等待发糖的孩子,满脸的期待。

  对啊,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  杨华年不假思索,“男女朋友。”

  唐锦瑟的眼神闪躲,“我们已经分手了!”

  “什么时候?我们什么时候说过分手?”杨华年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太冲动了!好不容易才见一面,杨华年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

  “难道你觉得我们这么多年是在干什么?吵架吗?还是冷战?”唐锦瑟觉得诧异,她已经顾不上肩膀上的衣服掉不掉了。

  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杨华年已经怂了,但还是撑着面子,将衣服从新披到她的身上,腹诽,别生气,我错了,别生气!

  “当初我们会在一起,也不过是头脑一热罢了,”这句话一出,杨华年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可唐锦瑟还在继续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有些情感我们可能是分不清,不过这些年我都想明白了,我希望你也能想明白。”

  衣服还在她的身上,杨华年的身上却是渐渐的发凉,刚刚还不觉得,这一会连手都凉了,“想明白?那麻烦你告诉我,我需要想明白什么呢?”

  强硬的话语砸在身上,一字一句都透着心寒。

  唐锦瑟含着泪看他,却是一言不发。

  “行了,太晚了,送你回去。”杨华年害怕两人关系变得更糟糕,怕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来。

  杨华年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前面是一个大的落地窗,下面的霓虹灯闪烁,车水马龙,他疲惫的按着太阳穴,连鞋都没有脱,能让这个男人这么挫败的,这辈子也只有唐锦瑟了。

  唐锦瑟回到寝室后客厅里只有安冉一个人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她一屁股砸在了沙发上,几个女生的屋子,东西堆得乱七八糟,现在谁还有心情收拾这些,好在节目组不会再来拍那些生活录像什么的了。

  安冉顺着沙发爬了过去,“等你啊,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扯着她身上的衣服,“男人的衣服!老实交代!快快快!”

  “什么啊!我朋友,一块长大的,你就乱想了!”一激动把这件衣服就给忘了,怎么给穿回来了,还有机会还给他吗,算了,他应该也不差这一件衣服。

  “哦,我知道,你和我说过的嘛,青梅竹马!念念不忘的嘛!”

  唐锦瑟好笑,念念不忘?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是,那还有资格对他有想法,就算是勉强在一起了,时间长了,会有很多问题的。”

  安冉嗤之以鼻,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及时行乐啊,怎么样?帅不帅?”

  “哎呀,我不想说这些了!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!”两个人抱在一起,今天实在是太累了,过了后半夜,连睡觉都睡不着了。

  冷不丁的一句,“我想凯哥了。”

  唐锦瑟动了动,韩凯吗?倒是很长时间的没有见过了,想当初自己会进娱乐圈还全是因为他呢。

  安冉轻叹,“可是他一个人太忙了,我不想去打扰他。”

  还不想打扰,肉麻,唐锦瑟灵机一动,“你想啊,咱们公司长得漂亮的那么多,韩总又帅又多金,那你就不怕他被别的小姑娘给勾引走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怎么就不可能了,唐锦瑟放开了她,“那你跟我说说怎么就不可能了?”

  “其实,与其说是不可能,倒不如说,我相信他不会。”

  唐锦瑟抖了抖身子,听的一身鸡皮疙瘩,“肉麻,我可回去睡觉了,长夜漫漫,你自己慢慢相思吧。”

  嘴上说是不想去打扰他,不想让他分心,可安冉还是一脸花痴的给他发着消息,唐锦瑟笑她没出息,而自己也没出息的发了一条。

  衣服,什么时候还给你?

  过了许久,唐锦瑟躺在床上都快要睡着了才收到他的消息,而她又怎么会知道这条消息被反复的删除输入,才发出去的。

  不用了。

  唐锦瑟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字,什么意思?不用了是什么意思?

  她放下手机不打算回复,可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,于是连夜跑到了安冉的床上,一起出谋划策。

  锦瑟思华年

  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,唐锦瑟看着前面的湖水,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
  “我不是要可怜你,你知道我的,又何必这么说!”杨华年脱下了身上的西装,试探性的披到她的身上,见她没有反感,才放心的松了手。

  唐锦瑟内心的自卑感已经难以再让她接受任何的事实,她看过了太多的现实,自己在大学时候每次做兼职,那些和父亲差不多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过小女孩,唐锦瑟虽然只想要钱,可如果想通过自己来作为交易的筹码,还不如找杨华年,她之所以不这么做,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瞧不起自己。

  唐锦瑟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“叔叔阿姨,他们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嗯,”手不自觉的替她擦起了脸上的眼泪,“饿不饿,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唐锦瑟倒是没有反感,反而低头含笑,想了想自己现在这个阶段,还那敢在这么晚去吃东西啊,不过细细想来他不是也没吃饭,“你饿了吗?不然,我给你做寿司吃?”

  一切都恍如昨日,杨华年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,动容的看着她的双眼,“这句话,好久没有听到了。”

  杨华年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,他放肆的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儿,说话时连声音都轻了几度,“还是下次吧,今天,太晚了。”

  唐锦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这个怀抱曾经也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,想到这儿她的心跳不断加快,本想让他先放开自己,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,“那你,什么时候走?”

  这倒像是自己舍不得他离开一样,唐锦瑟越想越觉得别扭,好在这个时候,杨华年开窍松开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你舍不得我吗?那为什么这么多年,都不愿意见我?”

  “其实我现在也不想见你,但是我怕我再不和你见一面,你就不给我打钱了。”唐锦瑟一直盯着他的表情看,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盯着猎物。

  杨华年慌了神,不是因为她说的话,而单纯是因为这个眼神,他转过头去不再看她,“我看你是想说,别再给我打钱了吧!我不想要你这两个臭钱之类的?嗯?”

  唐锦瑟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,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,连杨华年自己也笑了,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“讨厌,”唐锦瑟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“说真的,别再给我打钱了,你知道的,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太复杂。”

  “我们什么关系?”杨华年沉溺在她的她的眼睛,像是一个等待发糖的孩子,满脸的期待。

  对啊,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  杨华年不假思索,“男女朋友。”

  唐锦瑟的眼神闪躲,“我们已经分手了!”

  “什么时候?我们什么时候说过分手?”杨华年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太冲动了!好不容易才见一面,杨华年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

  “难道你觉得我们这么多年是在干什么?吵架吗?还是冷战?”唐锦瑟觉得诧异,她已经顾不上肩膀上的衣服掉不掉了。

  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杨华年已经怂了,但还是撑着面子,将衣服从新披到她的身上,腹诽,别生气,我错了,别生气!

  “当初我们会在一起,也不过是头脑一热罢了,”这句话一出,杨华年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可唐锦瑟还在继续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有些情感我们可能是分不清,不过这些年我都想明白了,我希望你也能想明白。”

  衣服还在她的身上,杨华年的身上却是渐渐的发凉,刚刚还不觉得,这一会连手都凉了,“想明白?那麻烦你告诉我,我需要想明白什么呢?”

  强硬的话语砸在身上,一字一句都透着心寒。

  唐锦瑟含着泪看他,却是一言不发。

  “行了,太晚了,送你回去。”杨华年害怕两人关系变得更糟糕,怕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来。

  杨华年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前面是一个大的落地窗,下面的霓虹灯闪烁,车水马龙,他疲惫的按着太阳穴,连鞋都没有脱,能让这个男人这么挫败的,这辈子也只有唐锦瑟了。

  唐锦瑟回到寝室后客厅里只有安冉一个人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她一屁股砸在了沙发上,几个女生的屋子,东西堆得乱七八糟,现在谁还有心情收拾这些,好在节目组不会再来拍那些生活录像什么的了。

  安冉顺着沙发爬了过去,“等你啊,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扯着她身上的衣服,“男人的衣服!老实交代!快快快!”

  “什么啊!我朋友,一块长大的,你就乱想了!”一激动把这件衣服就给忘了,怎么给穿回来了,还有机会还给他吗,算了,他应该也不差这一件衣服。

  “哦,我知道,你和我说过的嘛,青梅竹马!念念不忘的嘛!”

  唐锦瑟好笑,念念不忘?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是,那还有资格对他有想法,就算是勉强在一起了,时间长了,会有很多问题的。”

  安冉嗤之以鼻,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及时行乐啊,怎么样?帅不帅?”

  “哎呀,我不想说这些了!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!”两个人抱在一起,今天实在是太累了,过了后半夜,连睡觉都睡不着了。

  冷不丁的一句,“我想凯哥了。”

  唐锦瑟动了动,韩凯吗?倒是很长时间的没有见过了,想当初自己会进娱乐圈还全是因为他呢。

  安冉轻叹,“可是他一个人太忙了,我不想去打扰他。”

  还不想打扰,肉麻,唐锦瑟灵机一动,“你想啊,咱们公司长得漂亮的那么多,韩总又帅又多金,那你就不怕他被别的小姑娘给勾引走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怎么就不可能了,唐锦瑟放开了她,“那你跟我说说怎么就不可能了?”

  “其实,与其说是不可能,倒不如说,我相信他不会。”

  唐锦瑟抖了抖身子,听的一身鸡皮疙瘩,“肉麻,我可回去睡觉了,长夜漫漫,你自己慢慢相思吧。”

  嘴上说是不想去打扰他,不想让他分心,可安冉还是一脸花痴的给他发着消息,唐锦瑟笑她没出息,而自己也没出息的发了一条。

  衣服,什么时候还给你?

  过了许久,唐锦瑟躺在床上都快要睡着了才收到他的消息,而她又怎么会知道这条消息被反复的删除输入,才发出去的。

  不用了。

  唐锦瑟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字,什么意思?不用了是什么意思?

  她放下手机不打算回复,可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,于是连夜跑到了安冉的床上,一起出谋划策。

  锦瑟思华年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