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游戏网站

首页 > 正文

虹城警事之掐死你的温柔

www.lylwpqzx.com2019-08-01


  这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,他喝了很多的酒没有带钥匙,本以为老婆不会给他留门了,却没想到老婆给他留了门,他用力的一脚踢开了门,摇摇晃晃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直接扑倒在了沙发上,失去了知觉,等他在醒过来的时候,他发现他的老婆已经死了。

  死者女性,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,脖颈处有明显勒痕,死于机械性窒息,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到凌晨三点左右,白雪玥检查完尸体对旁边的南磊说道,我目前也就能得出这些。

  南磊听她说完,冲她点点头,对刘海洋还有付桃说到:“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

  刘海洋看着南磊说道:“磊子,案发当天,死者的老公陈博喝醉了酒,很晚才回来,还没等刘海洋说完,付桃就抢着说,喝醉后的他一回到家就失去了知觉,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老婆已经死了,他当时吓坏了,大喊了一声,就跑出了屋子最后还是他家的邻居向警方报了案。

  南磊听他们说完,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人在那?刘海洋说:“人现在在警局呢,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回警局。

  回到警局,作为副队长的他,立刻向刑警队长邰军汇报了案情,同时马上审讯了陈博,陈博此时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了,刚经历了巨大打击的他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脸色苍白,不停地打着哆嗦,南磊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,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  此时的他手里握着那杯水,手还在颤抖着,水从杯中被晃了出来,坐在南磊一旁的刘海洋小声对南磊说:“这都被吓成这样了,还能问出来什么呀?”

  南磊也小声说:“试试看吧,陈博,案发当天,你几点钟回的家?”

  陈博说:“那天,我喝多了,好像是在凌晨三点多回的家,回到家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也是第二天才发现她死了的,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人不是我杀的呀,对了,我坦白,我在当天晚上回家曾看见过一个身影匆忙的离开了居民楼,很有可能是他杀害了我的老婆,对,一定是这样的,一定是这样的,他开始变得不受控制,他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  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个喝醉酒的人怎么会这么留意时间呢?

  南磊对关于他,所说的那个陌生人影进行了调查,他派刘海洋走访了居民楼的住户,并没有人能为他作证,通过走访调查,刘海洋发现有居民曾听见在案发当天凌晨他家传出过剧烈的争吵声,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

  付桃走访了当天曾和陈博一起喝酒的朋友,据他的朋友说,陈博应该是在凌晨两点左右和他们分手回的家。

  这样一来,他回家的时间和他所交代的回家时间对不上,而且如果他是凌晨两点左右回的家,他作案的时间刚好和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吻合,总之,他在回家的时间上一定是说了谎,南磊的话音刚落,刘海洋说道,那还等啥呀,再审讯他一次,不就结了吗!

  陈博被带到了审讯室,经过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、付桃的走访调查,在种种的证据面前,陈博认罪伏法,承认了自己杀妻的罪行,并且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。

  96

  白茂宸

  2019.07.28 14:58*

  字数 1132

  这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,他喝了很多的酒没有带钥匙,本以为老婆不会给他留门了,却没想到老婆给他留了门,他用力的一脚踢开了门,摇摇晃晃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直接扑倒在了沙发上,失去了知觉,等他在醒过来的时候,他发现他的老婆已经死了。

  死者女性,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,脖颈处有明显勒痕,死于机械性窒息,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到凌晨三点左右,白雪玥检查完尸体对旁边的南磊说道,我目前也就能得出这些。

  南磊听她说完,冲她点点头,对刘海洋还有付桃说到:“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

  刘海洋看着南磊说道:“磊子,案发当天,死者的老公陈博喝醉了酒,很晚才回来,还没等刘海洋说完,付桃就抢着说,喝醉后的他一回到家就失去了知觉,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老婆已经死了,他当时吓坏了,大喊了一声,就跑出了屋子最后还是他家的邻居向警方报了案。

  南磊听他们说完,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人在那?刘海洋说:“人现在在警局呢,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回警局。

  回到警局,作为副队长的他,立刻向刑警队长邰军汇报了案情,同时马上审讯了陈博,陈博此时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了,刚经历了巨大打击的他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脸色苍白,不停地打着哆嗦,南磊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,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  此时的他手里握着那杯水,手还在颤抖着,水从杯中被晃了出来,坐在南磊一旁的刘海洋小声对南磊说:“这都被吓成这样了,还能问出来什么呀?”

  南磊也小声说:“试试看吧,陈博,案发当天,你几点钟回的家?”

  陈博说:“那天,我喝多了,好像是在凌晨三点多回的家,回到家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也是第二天才发现她死了的,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人不是我杀的呀,对了,我坦白,我在当天晚上回家曾看见过一个身影匆忙的离开了居民楼,很有可能是他杀害了我的老婆,对,一定是这样的,一定是这样的,他开始变得不受控制,他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  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个喝醉酒的人怎么会这么留意时间呢?

  南磊对关于他,所说的那个陌生人影进行了调查,他派刘海洋走访了居民楼的住户,并没有人能为他作证,通过走访调查,刘海洋发现有居民曾听见在案发当天凌晨他家传出过剧烈的争吵声,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

  付桃走访了当天曾和陈博一起喝酒的朋友,据他的朋友说,陈博应该是在凌晨两点左右和他们分手回的家。

  这样一来,他回家的时间和他所交代的回家时间对不上,而且如果他是凌晨两点左右回的家,他作案的时间刚好和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吻合,总之,他在回家的时间上一定是说了谎,南磊的话音刚落,刘海洋说道,那还等啥呀,再审讯他一次,不就结了吗!

  陈博被带到了审讯室,经过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、付桃的走访调查,在种种的证据面前,陈博认罪伏法,承认了自己杀妻的罪行,并且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。

  这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,他喝了很多的酒没有带钥匙,本以为老婆不会给他留门了,却没想到老婆给他留了门,他用力的一脚踢开了门,摇摇晃晃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直接扑倒在了沙发上,失去了知觉,等他在醒过来的时候,他发现他的老婆已经死了。

  死者女性,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,脖颈处有明显勒痕,死于机械性窒息,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到凌晨三点左右,白雪玥检查完尸体对旁边的南磊说道,我目前也就能得出这些。

  南磊听她说完,冲她点点头,对刘海洋还有付桃说到:“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

  刘海洋看着南磊说道:“磊子,案发当天,死者的老公陈博喝醉了酒,很晚才回来,还没等刘海洋说完,付桃就抢着说,喝醉后的他一回到家就失去了知觉,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老婆已经死了,他当时吓坏了,大喊了一声,就跑出了屋子最后还是他家的邻居向警方报了案。

  南磊听他们说完,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人在那?刘海洋说:“人现在在警局呢,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回警局。

  回到警局,作为副队长的他,立刻向刑警队长邰军汇报了案情,同时马上审讯了陈博,陈博此时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了,刚经历了巨大打击的他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脸色苍白,不停地打着哆嗦,南磊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,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  此时的他手里握着那杯水,手还在颤抖着,水从杯中被晃了出来,坐在南磊一旁的刘海洋小声对南磊说:“这都被吓成这样了,还能问出来什么呀?”

  南磊也小声说:“试试看吧,陈博,案发当天,你几点钟回的家?”

  陈博说:“那天,我喝多了,好像是在凌晨三点多回的家,回到家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也是第二天才发现她死了的,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人不是我杀的呀,对了,我坦白,我在当天晚上回家曾看见过一个身影匆忙的离开了居民楼,很有可能是他杀害了我的老婆,对,一定是这样的,一定是这样的,他开始变得不受控制,他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  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个喝醉酒的人怎么会这么留意时间呢?

  南磊对关于他,所说的那个陌生人影进行了调查,他派刘海洋走访了居民楼的住户,并没有人能为他作证,通过走访调查,刘海洋发现有居民曾听见在案发当天凌晨他家传出过剧烈的争吵声,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

  付桃走访了当天曾和陈博一起喝酒的朋友,据他的朋友说,陈博应该是在凌晨两点左右和他们分手回的家。

  这样一来,他回家的时间和他所交代的回家时间对不上,而且如果他是凌晨两点左右回的家,他作案的时间刚好和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吻合,总之,他在回家的时间上一定是说了谎,南磊的话音刚落,刘海洋说道,那还等啥呀,再审讯他一次,不就结了吗!

  陈博被带到了审讯室,经过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、付桃的走访调查,在种种的证据面前,陈博认罪伏法,承认了自己杀妻的罪行,并且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